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影视人
濮存昕:演员一定要靠拍电视剧挣钱
时间:2014-6-10 8:52:19
近年来在荧幕上鲜有露面的濮存昕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话剧上,他很清楚演员一定要靠拍电视剧赚钱,虽然做话剧的收入远没有电影和电视剧高,但濮存昕还是坚定的认为,话剧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自己不但乐在其中,而且会坚持下去。近段时间,一些明星公益组织受到了圈钱贪污的质疑,同样设有基金会的濮存昕更希望公益组织把主要的资源用在受助者身上,而不是通过圈钱来获利。作为政协委员,骑自行车参会让濮存昕一度成为焦点,他坦言自己没有刻意的低调或宣传

 

 

 

演员一定要靠拍电视剧挣钱,光拍电影也挣不了钱,因为电影,除非大明星,我拍《最爱》那电影,我也是哩哩啦啦跟了四个来月我挣了多少钱?十多万块钱,这是一个歌星唱歌的钱,但是你喜欢。

拿钱生钱,用公益挣钱,这个就有问题了,因为他有这个目的了,他想做得更大,其实那些钱他用了十分之一还不到,但是它的宣传、它的那些资料就有问题了,真的应该把主要的你掌握的资源用在受助者身上。

我也没有低调也没有高调,我该干嘛干嘛,我跟他们说我骑自行车不是因为我要宣传、担当一种宣传环保的使命,因为它安排会议的住地和我的单位非常近,我每天开完会五点钟去到剧场七点半演出,我开车的时间比骑车的时间要多得多,我没有必要,因为我是个老委员了。

我九岁之前拄拐的,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是残疾人,我一生在努力,你没看到我是残疾人吧?我永远不能让你看见,我有耻,人要有耻的时候,他就不能给自己丢脸嘛,不能给我父亲丢脸。

 

网易娱乐:您以后的影视作品,包括话剧作品当中,还会尝试一些新的表演形式或者新的东西吗?

濮存昕:没有计划,因为我的时间被戏剧全部充满了,而且目前戏剧越做它的空间越来越丰富,我们自己的剧院,林兆华戏剧工作室的戏,因为影视我这两年做得自己很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我总在东跑西跑,不住组,和剧组也好,和其他演员和导演,发生不了平常生活中的那样一种交流,下了车化了妆演戏,没有意思,另外一个你也融不进去,表演的我自己也不满意,因为还会有很多细节,很多的地方你应该可以考虑到的,但是你在奔忙的过程中静不下来,可能想的不周到。

网易娱乐:在话剧上您倾注了大部分的精力,有没有想过在大银幕上有更多的发展,或者在电视剧的舞台上?

濮存昕:也没有,要把一个事情做好吧,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你得认命,或者你得自己拢住神儿,你得知道自己姓什么,我大概不应该姓电影,因为这不是我做主的,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因为我生长在剧院,我的父亲也是一个戏剧演员,我投身于也是一个剧院,后来因为新时期改革开放,媒体传媒迅速的发展,它在这个剧院之外有这么大的空间,可以让你去发挥实现自我价值,但是想来想去自己真正能够作主的,自己真正把它当做一门专业和学问去研究的,话剧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和条件,我不可能一下子离开它,因为我还有很多很多想法、课题没有去做,它是门专业,不是一个谋生手段。影视在有些程度上像谋生的,特别是电视剧,它是个产业,是一个演艺人员生存的空间,因为它的市场很大,它的经济运作模式是非常快,而且系统,演员一定要靠拍电视剧挣钱,光拍电影也挣不了钱,因为电影,除非大明星,我拍《最爱》那电影,我也是哩哩啦啦跟了四个来月我挣了多少钱?十多万块钱,这是一个歌星唱歌的钱,但是你喜欢,你不是那个一线明星的位置,你就是一个资金的一个限额内,你们分摊,大明星是在整体老板投资的之外,单给,那你还说什么?我也不能因为这钱我不去拍,因为我喜欢,那就拍,这就是商业。

网易娱乐:现在您身上的头衔特别多,包括人艺副院长、表演家协会副会长,包括一些博导什么的,您是怎么划分的,这些工作跟您的本职演话剧或者做演员,占多大比例,会不会影响您在舞台上的表现?

濮存昕:一个人成了一个,或者说有一定能力的人,然后你又成了一个有名的人,很多人需要你,因为很容易被制造,被社会制造,因为你投身于这个社会,你为它服务,同时你跟这个社会合作,其实也是在拓展自己的空间,你不能只做一件事情,你做其他的事情,又能帮助你把这件事情做好,你的生活越丰富、越深厚、越细致,越直观感,直觉特别好,你对生活,对这个世界的感受越丰富,所以我必须去做很多事情。 包括做公益的事情,它对于我的专业非常有帮助,我知道了真正的生活,我了解太多太多人,我会交流,我会融入,我会在那个空间中非常舒服的,马上就适应,我会演说,我会说话了,我在做公益演讲,因为你要做宣讲艾滋病宣传知识,禁毒、和同性恋者对话,和那些吸毒人员交流,我们到他们的服务点去做他们的工作,你会把正确的生活理念、防护知识、医疗概念告诉他们,你这些生活只做演员是不够的。 你跟学生发生交流,你会发现一个学生,你怎么才能够把一个东西让他听明白,并且在他身上起到作用,改变他?你自己在表达的时候就有很多很多,像武术词吧,打你背后三尺,我不是浮皮潦草跟你说完我扭头走了,你爱听不听,不,我要改变你,不对,你的那个动作力量其实也是表演,表演的力量,你就会有,你非常会这样去表达,这些都是生活,自己的生活的锻炼,经历的锻炼,但是你要知道,我刚才说了,我姓什么?一个人不可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你是演员,演员,戏剧演员,这个舞台是最需要你的,因为它给了你一个,别的地方人会第二天不认识你,不需要你,或者不以为你是最主要的,但是戏剧这个地方你只要来,因为我已经干到这个份儿上来,我只要一来,我就是最重要的,我感受到这种自信,别的地方都不是,别人都是需要你,就是做一下就行,所以你要永远以,因为你做演员做得好,别人需要你,你演员做得不好了,慢慢慢慢别人不再需要你了。

网易娱乐:最近曝出了一些慈善的基金活动的丑闻,或者有一些争议,这个您是怎么看的呢?

濮存昕:不要做太大,不要觉得自己是天下,我要担全部的天下,一个人一定是社会的合作者,天下的生存者,敬天爱人,要懂得这个环境和你自己之间,你要有位置感,我认为公益所有所有这些年来出的问题,都是想把它做得太大。拿钱生钱,用公益挣钱,这个就有问题了,因为他有这个目的了,他想做得更大,其实那些钱他用了十分之一还不到,但是它的宣传、它的那些资料就有问题了,你拿那个去,他们说外国的基金会都是这样的,你为什么说是外国呢?我不管外国,中国应该怎么做?真的应该把主要的你掌握的资源用在受助者身上。 其实一次一次的集资,一次一次的去投资,新的灾难,新的需要去做的项目,又去集资,你以前集资用了,所以现在最好就是不要提倡大爱,自己本心的去做,做多少是多少。

网易娱乐:好像您每次参加政协会议的时候都比较低调,不像有些明星或者委员会比较张扬,您可能穿的比较简单,有时候会骑着自行车,戴个鸭舌帽这种形象,这跟您平时的出行是一样的吗?

濮存昕:我也没有低调也没有高调,我该干嘛干嘛,我跟他们说我骑自行车不是因为我要宣传、担当一种宣传环保的使命,因为它安排会议的住地和我的单位非常近,我每天开完会五点钟去到剧场七点半演出,我开车的时间比骑车的时间要多得多,但是如果这个会场挪到了别的地方,比如挪到铁道大厦,或者有的时候还给我们安排在北京会议中心,你已经超过多少公里了,那我当然要开车了,这个我一直认为得说这个实话。但是确实在骑自行车离的近的就很方便嘛,没有问题,低调不低调的,我没有必要,因为我是个老委员了,我已经是第三届了,从2003年到现在,五年一届。 我只觉得最重要的参与(目的)就俩,一个是参加会议,去听取国家大事,你去在这个空间里面思考,为国家去想一些你自己的建议,然后你要形成提案,这是我觉得第一件重要的事情,第二件重要的事情,交友,因为文艺界,政协是以界别来组成的,我们参加的都是文艺组,文艺组有太多太多的优秀的艺术家,你可以在这个时间里面跟他们交往,对于你的艺术造诣也好,修行也好,特别有帮助,这是我的两件事。

网易娱乐:您觉得什么样的艺人能配得上做政协委员?有的艺人或者有的明星,包括体育明星会缺席,会请假,对此您怎么看?

濮存昕:因为它是界别嘛,文艺组一定是因为成为一个比较有成就的,比较有业绩的专业人士才有资格,这是第一,有没有名也没关系的,因为现在所谓有名都是演员和体育明星,太多太多画家、音乐家、作家或者是干其他的,包括做艺术管理,都有啊,文艺界的不见得都是所谓明星和名人,但明星和名人可以参加进来,他只要是有成就,有业绩,然后他如果说还有思想,他能够替国家做一些建设性意见,他就有资格。

网易娱乐:这么多年来,几乎您一点儿绯闻也没有,怎么看待娱乐圈的绯闻和负面?

濮存昕:绯闻、明星的私生活你在干嘛,决定着你是不是有一个大家伙儿推崇的那样一种,我觉得他的品行,亦如其人,就是你自己生命中透露出来的东西,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它是透露出来的,你说的台词,你讲的,你扮演的人物是有倾向的,你演反面人物,你对他的人性的那种理解,它是文学在里面支撑着你的理解,你可以是一个,你演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粗暴或者是一个丑陋的家伙,但是你必须是一个具备审美意识的,有洞察力的,有认识能力的那么一个演员,然后你才能把他演好,如果你也是个流氓,你一定演不好流氓,所以演员修养很重要。姜文也说,最后拼的是文化,演员演到多什么,技能什么都有的时候,再往上走就是你的个人,其实个人的流露,个人心性、性情的流露,要不然怎么这些好一点的演员,每个人都是通灵通性的去表达个人的丰富,在这个角色里面是这样的一种丰富,在那个角色里又是另外一个,你演不尽,你身上总有心的东西赋予给观众,让观众值得看。

网易娱乐:很多人觉得演艺圈很复杂。

濮存昕:哪儿不复杂?谁都复杂。你说领导圈不复杂吗?呵呵,你说弄一个办公室那个楼层里科室之间不复杂吗?都复杂,是人都复杂。他是兴趣消费的对象,所以说我们这些人稍稍,其实小的时候那性情是很晚很晚才有成就感,不好意思,害羞,因为男孩儿,我是一个害羞的人,所以我脸皮很薄,真的是害怕别人背后戳我脊梁,有这种性情在里面,因为小的时候曾经是残疾人,我九岁之前拄拐的,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是残疾人,我一生在努力,你没看到我是残疾人吧?我永远不能让你看见,我有耻,人要有耻的时候,他就不能给自己丢脸嘛,不能给我父亲丢脸。

网易娱乐:您之前曾经说过,有一次说过该退休了,该享受不劳而获的生活了。

濮存昕:那是我非常精彩的一次发言。我就期待着退休呢,但是因为我是担任一点职务,因为是政协委员也有,全国政协委员的话可以65退休,我现在退休实际来说你不负责任,现在需要你你干嘛退休?但是我退休以后也会在剧院里面,把我担当的戏剧去演,因为没别人演,只有我演,退休以后也会演戏,但是你可以不去为责任去做,可以把时间安排的清闲一点,空一点,真的。 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不同于比我们再大五岁到十岁的人了,你们跟我又不太一样,其实我们从文革结束以后,我们这拨这个年龄的人,其实有这样的反思,就是对个人价值的那样一种反思,我们喊口号,我们也喊过打倒邓小平的,我们是,我是最小一拨的红卫兵,也打过人的,但是我们觉得文革那一段时间对我们的教训也好,或者我们自己反省自己,不应该那么去说假话、办假事,喊口号,做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其实你想这个的时候,马上想到个人价值,你要做什么,你最喜欢什么,你真正本心的东西是什么,我们会非常开心的在生活中去寻找乐趣,热爱生活、热爱生命本身自己,热爱自己的那种快乐。

首 页 | 影视快讯 | 娱乐八卦 | 演员库 | 强力推荐 | 网友推荐 | 影视人 | 片场专访
本站域名: http://www.shhyyw.com/
上海演员网 © 版权所有 沪ICP备07503471号-2